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司法重拳出擊 打響生態戰

時間:2020-06-05 11:43:07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晚報 作者:記者 黃清 通訊員 袁梅 林永宜 李蕓

6月5日是世界環境日,今年的主題為“關愛自然,刻不容緩”。在世界環境日來臨之際,玉林市中院對我市過往審理的因環境污染而涉及民事賠償、刑事判刑、行政處罰的案件進行分析,并公布了3起環境資源保護典型案例,以案說法,向市民提出法律警示。

大量氫氟酸泄漏污染農田惹來民事糾紛,非法處置污染物構成污染環境罪被判刑,企業無證回收廢舊電池被處罰……中院近年來對一批破壞生態環境的案件進行了司法審判,相關當事方受到了法律嚴懲。法官提醒市民,保護環境刻不容緩,人人有責。司法機關將嚴厲打擊破壞自然環境的違法行為,確保生態環境得以可持續發展。

車輛側翻氫氟酸泄漏

法院判賠土壤修復費

2015年6月5日,賴某駕駛牽引車牽引重型罐式半掛車在行駛過程中,車輛失控沖出道路右側發生側翻,車上的氫氟酸發生泄漏。此次事故,造成約15噸氫氟酸泄漏并且大部分流入附近的農田。而且因事發地突降暴雨,部分氫氟酸還隨雨水流入了附近農田的排水溝,造成周邊農田、植被和排水溝等被嚴重污染。

經評估,受污染土壤在投灑石灰進行應急處置后,石灰與氫氟酸發生化學反應產生氟化鈣,氟化鈣可能致土壤肥力不足而影響農作物生長,且氟化鈣低毒微溶于水,大量存在可能會危及群眾的飲水安全。

事發后,本次污染事件的土壤修復費用花了185萬余元。至案件被起訴時,某物流公司仍未修復受污染的土壤。交警部門認定賴某承擔該起事故全部責任,賴某是某物流公司的司機且該公司為車輛購有保險,玉林市人民檢察院在公告期滿后沒有機關或有關組織提起民事公益訴訟的情況下,以某物流公司和保險公司為被告向玉林市中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中院經審理后認為,某物流公司及保險公司未能夠提供相反的證據證明受污染的區域生態環境已經恢復,且不能證明不再對社會公眾的利益造成損害,理應承擔修復義務。因此,中院依法判決某物流公司和保險公司承擔修復費185萬余元的賠償責任,并承擔公告費2500元。

法官說法:

2017年修正后的《民事訴訟法》規定,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職責中發現破壞生態環境,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在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沒有提起訴訟的情況下,檢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從本案可以看到,環境污染一旦發生,受到污染的生態環境在短時間內都難以恢復到污染前的自然狀態,修復遭受污染的生態環境也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耗時耗力,市民要樹立環境保護意識,主動承擔起保護生態環境的職責。

非法處置有害物質,刑事民事責任均要承擔

2017年10月前后,被告人包某、杜某、石某在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未采取任何污染防治措施的情況下,租賃了項某位于塘肚村某處的土地,用于建設廢舊蓄電池的鉛錠冶煉加工場。后為了擴大規模,該3人又于2018年2月前后,在興業縣城隍鎮湖村某處建設了處置廢舊電瓶的加工場,并雇傭被告人耿某、宋某、王某、蘇某管理加工場,采用拆解粉碎清洗流程后冶煉,以進行廢鉛蓄電池還原鉛生產。

期間,產生的廢水、廢氣均未經處理直接排放,嚴重污染環境。經鑒定,位于湖村某處非法處置廢舊蓄電瓶加工場里面已拆解的廢鉛蓄電池極板、未拆解的廢鉛蓄電池、廢蓄電池塑料殼均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里的危險廢物。且經對加工場提取的樣本鑒定,總鎘、總鉛均超標;塘肚村某處的鉛錠冶煉加工場,加工產生的吸塵器塵灰含鉛為30.03mg/L,含鎘為10.79 mg/L,屬于危險廢物。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包某等8人違反國家規定,非法處置有害物質,嚴重污染環境,后果特別嚴重,其行為已觸犯刑律,構成污染環境罪,依法應判處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包某等人破壞生態資源,還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一審法院判處包某等8人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包某、杜某、石某、耿某、宋某、王某、蘇某連帶賠償治理湖村廢舊蓄電池拆解場所受污染的應急處置費等費用共計299490元,并修復被其污染的興業縣城隍鎮湖村廢舊蓄電池拆解場土地,恢復原有生態環境狀況,其不履行修復義務時應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費用;繼續追繳包某、杜某、石某違法所得1594990元,上繳國庫。

耿某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玉林市中院在審理過程中,耿某提出撤回上訴的申請,經玉林市中院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耿某申請撤回上訴的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準許其撤回上訴。

法官說法:

本案包某等8人非法收購未拆解的廢舊鉛蓄電池,并非法拆解、提煉鉛,在非法處置過程中,設備簡陋,粉塵、廢渣、電池水等均未采取防護措施處理。綜合考慮非法處置危險廢物所持續時間、工作人員規模、拆解場面積等因素,包某等人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后果特別嚴重。且其非法拆解處置鉛酸蓄電池的行為污染了土壤,給當地環境資源造成嚴重的損害,在承擔刑事責任的同時,還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無證回收廢舊鉛蓄電池,涉嫌違法被處罰

2018年8月29日,玉林市生態環境局組織執法人員對S公司進行檢查,發現S公司在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從事收集、儲存廢舊鉛蓄電池經營活動,現場存放的廢舊鉛蓄電池共35.76噸。

玉林市生態環境局立案調查后,作出1號暫扣決定,暫扣了S公司非法收購、儲存的廢舊蓄電池35.76噸,暫扣期限自2018年8月29日至2018年9月28日。暫扣期滿后,玉林市生態環境局又作出《暫扣延期通知書》,將暫扣期限延長至2018年10月28日。2018年9月18日,S公司向玉林市生態環境局提交《關于從輕行政處罰的請求》,承認了收購、儲存廢舊蓄電池的事實,并請求從輕處理。玉林市生態環境局舉行聽證后于2019年1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S公司停止違法行為,并對已扣押的廢舊蓄電池等涉案物品予以沒收。S公司不服1號暫扣決定,提起行政訴訟。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S公司在未取得危險廢物處置相關資質的情況下,收集、儲存廢舊鉛蓄電池35.76噸,廢舊鉛蓄電池符合《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規定的危險廢物,為了制止違法行為,防止證據損毀,避免危險擴大,玉林市生態環境局對涉案的物品實施暫時扣押,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且被暫扣的涉案物品現被玉林市生態環境局作出行政處罰予以沒收,故1號暫扣決定已不可撤銷,S公司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判決駁回S公司的訴訟請求。S公司不服一審法院判決,提起上訴,玉林市中院二審維持了一審判決。

法官說法:

廢舊鉛蓄電池是法律規定的危險廢棄物,對其收集、儲存都有相關法律規定,為了更好地保護生態環境,防止廢舊鉛蓄電池對環境造成二次污染,任何個人和企業均不得擅自收集、儲存。法院的判決也進一步表明了法律對無證收集、儲存危險廢棄物的嚴厲打擊態度,同時積極監督行政機關主動執法,違法必究,有助環境得以保護。

原標題:司法重拳出擊 打響生態戰 違法必究,多種司法途徑促生態環境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劉子揚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