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锃亮的子彈殼

時間:2020-06-08 09:05:35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作者:韋延才

爺爺很早就說過,想到桂東南看看銅石嶺,在美麗的銅石嶺腳下,有他的一位老戰友。

爺爺跟我說這個想法的時候,是在十幾年前,說話時他手里拿著一枚當年從抗美援朝戰場上帶回來的子彈殼。這枚子彈殼和那場戰爭,是他一生都難以磨滅的印記。爺爺沒事時,就愛把玩這枚子彈殼,以至于它都磨得像鏡子一樣锃亮锃亮的。

那時爺爺已經七十多歲,身體時常抱恙,尤其是一到下雨天,膝蓋就痛得厲害。這是當年戰場上的槍傷留下的后遺癥。因為路途遠,加上爺爺的身體又不太好,在十幾年前我們沒有滿足爺爺的愿望。后來爺爺很少提起,但近來他又提出了這個想法。

面對一臉思念的老人,我想我們做后輩的,應該滿足爺爺這個并不奢侈的要求。只是我有些擔心,去到那里,他還能不能見上他的老戰友?畢竟幾十年過去了,他的老戰友還在世上嗎?

爺爺就滿是向往地說,不去看看怎么知道呢?而且,再不去,恐怕我以后也沒有機會了。今年90歲的爺爺,身體已大不如前,他拿子彈殼的手,也有點哆嗦了。

我們決定去一趟銅石嶺,一來是為爺爺圓夢,二來希望這次銅石嶺之行,能夠從他的老戰友那里,知道爺爺更多的故事。

我小時候,曾聽爺爺說起過他在朝鮮戰場上經歷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戰斗。爺爺說,最慘烈的那場戰斗,是在守衛獅子山高地上,敵人瘋了一樣反撲,地上大炮猛轟,大炮打過后,敵人又如螞蟻一樣蜂擁而上;天上更有飛機呼嘯而來,投下一枚枚炮彈,把陣地炸得沒有一寸完整的土地。但志愿軍們不怕犧牲,頑強戰斗,把敵人的一次次反撲壓了下去。到最后,全連的戰士沒剩下幾個,眼看敵人又沖了上來,爺爺抱起機關槍,對著敵人就是一陣狂掃。這時,敵機的一發炮彈在爺爺的身邊落下,說時遲那時快,連長猛地把他撲倒在地。連長這一撲,爺爺得救了,但連長卻永遠地閉上了眼睛。那枚在身邊爆炸的炮彈,也讓爺爺的膝蓋負了重傷。爺爺抱著連長,一陣狂叫,連長睜開疲乏的眼睛看了看他,對他輕輕地笑了笑,然后眼睛就永遠地合上了。爺爺把連長放到一邊,抱起機關槍對著敵人又是一陣猛掃。很快,支援的隊伍趕來,敵人被打了下去,爺爺也因流血過多昏迷過去……

爺爺復員后,在礦上采煤,之后成家立業,然后把他雙目失明的父親接到了煤礦上。從此,爺爺帶著一家人就在煤礦上安扎了下來。

秋天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帶著爺爺坐了幾小時的高鐵,來到了爺爺魂牽夢縈的地方。遠遠望去,銅石嶺巍峨壯觀。過了圭江河,我們就來到了銅石嶺腳下,一幢幢樓房掩映在樹木翠竹叢中,村子的變化,讓爺爺難以相認了。

爺爺立在村口許久,然后還是諳熟地引著我們來到山腳下的一個小院子。那是一座三合院,房子有些破敗,地坪上的野草也長得老高了。顯然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了。爺爺站立在院子里,久久地凝視著這座被風雨洗禮了幾十年的老房子。從房子的跡象就可以推測,他的老戰友,早就不在人世了。

爺爺一聲不響地站立著,他的內心此時一定是翻江倒海,回憶著過去那些難以忘記的點點滴滴,又感慨時光的無情。過了許久,我拉了拉爺爺,說爺爺,我們走吧,去村里問問他們的情況。

我們離開院子沒走幾步,就看到一位老奶奶,拄著拐杖蹣跚地向我們走來。臨到近前,老奶奶站在路中央定定地看著我們。我扶著爺爺想從老奶奶的旁邊繞過去,老奶奶突然對爺爺道,你是張德福么?

我爺爺叫李愛國,我對奶奶說。奶奶沒理會我,上前兩步,伸手往我爺爺的右耳朵摸去,認真地看著那耳朵,突然眼眶里涌出淚水,既高興又不無傷感地說,你就是張德福,我記得很清楚,你的右耳朵上有一顆痣。

是的,爺爺右耳朵上確實長著一顆痣。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們被眼前的一幕弄得莫名其妙。

我天天坐在院子里看,終于看到你回來了,老奶奶深情地看著爺爺說,我是喜妹呀!

喜妹!爺爺看著老奶奶,輕輕地說了一句,但我分明看到爺爺的眼里,有一絲的內疚與悲傷。說話間,一位婦女和幾個小孩子過來要把老奶奶接回去。我們也跟著去了老奶奶的家里。

接下來聽到的故事讓我們大為驚奇。原來爺爺的本名叫張德福,他小時候就出生在這里,參軍不久就隨志愿軍去了抗美援朝的戰場,在戰場上連長救了他一命,他承諾要像兒子一樣照顧好連長唯一的親人,故復員不久爺爺就去了連長的家鄉做了一名礦工,李愛國就是連長的名字;而喜妹是爺爺的對象,因為爺爺要去千里之外的連長家照顧連長父親,兩人的關系就斷了。后來喜妹就嫁了村里的一位青年,但她心里還藏著爺爺。

我們看著爺爺,眼里滿是疑惑,為什么這么多年過去了,還要對我們隱瞞這樣的一段往事?爺爺拉緊我的手,鄭重地說,爺爺的命是連長用命換的,我們生生世世都報答不了連長這份恩情,所以,任何時候,我們都姓李。

老奶奶看著爺爺,說村里早幾年來查問找你的地址,知道你是抗美援朝的志愿軍,想給你落實相關的軍人政策,可我們也不知道你到底在什么地方,這回回來就好,你去村里跟他們報個到吧。

爺爺搖搖頭,說我有退休金,兒孫們也有工作,生活無憂呢。

告別了老奶奶,我們跟著爺爺去謁拜祖墳,然后就回去了。一路上,爺爺沒有什么言語,回到家后,他也變得少言寡語。從此,他的手里就沒離開過那枚從朝鮮戰場上帶回來的子彈殼。

雖然爺爺是那么喜愛那枚锃亮的子彈殼,但我想他一定是對那場戰爭記憶猶新,并且非常討厭戰爭,因為在他凝視子彈殼的時候,眼神是憂傷的。

原標題:锃亮的子彈殼

責任編輯:李媚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