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踏聲尋蛙

時間:2020-06-08 09:05:36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作者:甘梁萍

入夜,我走到窗邊拉窗簾,耳邊忽然傳來一陣陣震鼓般的蛙鳴。那聲音,節奏一致,雄渾有力。我的思緒不由飄回童年的鄉下去了。

春分前后是農家忙種之時。6歲那年,我跟著犁田插秧的外公外婆下田。我喜歡哼著歌兒跟在老黃牛背后,挽高褲腳在黃亮的漿田里蹦躍,更喜歡在蛙鳴中東竄西跑。

踏聲尋蛙,真是一件樂事。眼看著一只青蛙趴在田壟上,走過去,正想舉起雙手往下撲,只見它后腳一蹬,“撲”的一聲便跳入了泥田里,躲在老黃牛剛新翻的土塊下。等外公趕著老牛再來翻起它的“避難所”時,又急忙一躍,跳到別人家的田地里。抓到它們還真不容易。一會兒,這邊傳來一陣蛙鳴,我躡手躡腳地跑過去,正想彎腰去抓,它又跑掉了;那邊的蛙聲一起,我再次小心翼翼走過去,還沒趴身去撲,它又不見了蹤影。青蛙還真聰明,用聲東擊西的計謀來對付我。我跑累了,哭著對腰挎犁繩、手推犁耙的外公說:“它們在耍我,我要怎么才能抓到它們呢?”外公笑著對我說:“慢點跑,別摔到田里去,變成個泥漿人!闭f完便趕著它的老黃牛繼續往前走,對于怎樣才抓到青蛙,卻絲毫沒有提及。

聽著田間四起的蛙聲,卻沒能抓到一只青蛙,心里那種難耐只有小孩才懂。蛙聲還是那么雄渾有力,清脆通透,像在空谷里傳出一般。這聲音就一直在周圍抓我的癢,因為我一直都想抓一只青蛙放進一個塑料瓶里,擰緊蓋,任其在里面跳上躥下,對于這樣好玩的東西,鄰居家哥哥只給我玩過一次。然而,這樣的“幻想”,對我來說,似乎難以實現。老黃牛幫外公把田犁得像碗小米粥一般,而外婆在這碗粥里行排有序地插上綠柔柔的秧苗,像極了往粥里加蔥,蛙聲還依然在唱著它的歌兒“引誘”我,斷斷續續,似乎它們在同情我,給我時間休息。

9歲那年,我又跟著外公下田。那次我在田角的坑洼終于抓到了一只田蛙,它個頭很大,我發現它的時候,它一動不動。急中生智的我搬起一塊泥土迅速塞住那坑口,然后用手刨開一粒粒的泥土,這次絕對不能讓它逃走。那是我抓到的第一只蛙,也是最后一只,在我心里盤算著怎么拿回去玩的時候,外公勸我把它放了,說這蛙是要留在這里保護咱們家的稻苗,因為它能吃掉害蟲,而且明年來時,還可以再抓到它,因為明年它會生更多的小青蛙,到時你會抓到更多。

“薄暮蛙聲連曉鬧,今年田稻十分秋!苯褚,我又聽到蛙鳴四起。不知道遙遠的鄉下,外公外婆是否又趕著那頭老黃牛,在連綿的蛙聲中走向稻田呢?

原標題:踏聲尋蛙

責任編輯:李媚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