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貓狗有情

時間:2020-06-08 09:05:36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作者:譚世平

說實話,我原來對狗沒有多大好感。

記得小時候上學的必經之路上,一個養雞專業戶常年養著幾條從來不拴的大黑狗,不管是誰,只要從他家門口經過,那幾條大黑狗便會齜牙咧嘴大聲犬吠,如果你稍微加快腳步,還會有被它們追咬的可能。每天上學要經過那里四次,那是我最恐怖、最害怕的時候,那種恐懼感一直占據我心頭長達六年。

可是,當看到家里老人已經養了三年多的小黃狗日漸枯瘦時,我的同情、憐憫之心讓我忍不住想知道它怎么了。我慢慢靠近它,發現它把盛放食物的盆子打翻了,見我過來,馬上俯下身子,頭趴得特別低,像極了虔誠者跪拜的姿勢。我心里一驚,莫非它不吃飯是有原因的?我停下來看它,它抬起頭看我,眼神里似乎有哀求,它還起來繞著拴住它的柱子走了好幾圈,我沒有看懂,它把剛才的動作重復了一次。我連忙叫來大伯,大伯發現原來是繩子勒住了狗的脖子,因為它的掙扎,脖子上勒出了血痕。大伯把繩子松開后,我居然清楚地看見狗的眼里有淚光!就像12年前我從一只貓的眼里看到了“救命”!

2008年的冬天特別冷。那天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早上起來發現肥貓不在家,一直到傍晚也沒見它回來,我擔心爸媽責怪我連一只貓都看不住,便四處尋找它,找了很長時間,最后在床底它的專用床里(一個舊塑料盆子)發現了它。它正艱難地用力呼吸著,我居然從它那雙平時機靈好看的眼睛里看到痛苦的呼喊——“救救我、救我”。

看著它痛苦的表情,我急得眼淚直掉,突然想起街角有家診所,我趕緊端著盆子跑過去,遠遠看見診所開門,我仿佛看到了希望?刹还芪以趺窗,診所醫生依然無情地趕我走:“去去去,我這里是給人看病的,我不是獸醫,萬一你這貓有病,還傳染給我們,快走開!”此時天色已晚,冬季的夜晚越來越冷,盆子里的貓奄奄一息,我是多么的無助!到家后,爸媽已回來,爸爸模仿給人輸液的方式給它輸了些葡萄糖,它枯瘦的雙腿在顫抖,往日圓滾滾的肚子此時能清晰看見仿佛要戳破肚皮露出來的肋骨,呼吸微弱得像隨時會滅掉的燈草,嘴里已經發不出一點聲音來。

為時已晚,爸爸沒有回天之術,那只貓無力地蹭了一下骨瘦如柴的腿,死了!我“嘩”的一聲哭起來,淚水迷糊了我的眼睛,如果我早點發現它的不對勁,如果我懂得打電話給爸媽求助,如果我給它多添些衣物……它或許能多活幾年。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眼淚忍不住直流。

全球疫情防控戰仍任重道遠,希望人類敬畏生命、尊重自然,從與動物和諧相處開始。

原標題:貓狗有情

責任編輯:李媚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